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四川根治白癜风的药物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05:23:5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四川根治白癜风的药物,北京治疗白癜风的价格大概需要多少钱,炎陵白癜风医院,察雅白癜风医院,兴文白癜风医院,保健品治疗白癜风有效,嘉定白癜风医院

  今年初,在展望2017年全年的国际金融市场前景时,很多人并不乐观,认为“超预期严重,突发事件进一步加剧震荡”。一方面,2016年后续影响将会继续,不确定因素中的复杂程度进一步放大;另一方面,美联储加息继续受到关注,全球利率与汇率的风险组合将加剧市场险恶程度,投资环境更加艰难。

  然而,从上半年全球市场的表现来看,经济稳定回升,发达经济体经济政策不确定性下降,全球金融市场整体风险下降,稳定性增强。部分金融机构认为,下半年应重点关注各主要经济体宏观政策的新走向,尤其是美联储“缩表”等可能带来的新风险。

  金融市场稳定性增强

  今年以来,英国乃至全球的政治不确定性因素都在增加,这使得全球市场,特别是金融市场的风险不断上升。不过,被认为最大风险之一的“美联储加息”,因其处于市场普遍预期之中,今年上半年,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全球宏观政策的不确定性均从高位回落。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日前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全球金融展望报告》认为,全球发生的“黑天鹅”事件,包括特朗普当选总统、朝鲜核武器威胁、中东地缘冲突等,对美国及全球主要金融市场的冲击有限,市场波动性维持历史低位,投资者信心维持历史高位。投资者对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效果寄予较大期望,并且对各国央行在维持金融市场稳定中的作用依然有信心。此外,股票市场表现良好,债务市场也相对稳定。

  总体而言,2017年二季度金融市场整体风险下降,稳定性增强。

  另据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编制的美国金融危机风险指标(ROFCI)从一季度的月均值44.66下降到37.66,从不稳定区域重返安全区域。该季度波动性较大的是银行股,风险上升并维持高位的主要是非金融企业货币市场;风险下降并恢复稳定的主要是银行间资金市场、银行系统性违约风险,以及美元外汇交易市场。未来一个季度,ROFCI指标有可能在不稳定区域与安全区域边界波动。

  新兴经济体整体金融脆弱性变化平稳

  今年二季度,新兴市场整体金融脆弱性相对稳定。《报告》称,与此前相比的特征为:不再具有最不脆弱的国家;脆弱的国家仍占大部分;最脆弱的国家仍极少。最具外部脆弱性的是土耳其、乌克兰、阿根廷、南非;最具内部脆弱性的是墨西哥、土耳其、马来西亚;最具政策脆弱性的是:巴西、乌克兰、阿根廷、匈牙利;综合看,最脆弱的国家仍然是土耳其。

  对新兴市场而言,外部政治风险的影响可能在未来季度延续。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国际贸易增长的障碍、地缘政治冲突等可能更加成为新兴市场投资者及银行业的主要考虑。随着利率上升以及美元升值,新兴市场以美元定价的再融资负担也会上升。到2017年底,新兴市场大约会有超过1.1万亿美元外币债券和贷款逐渐到期,这可能成为信用风险重要来源。其中,外币定价债务增幅最大的是阿根廷、哥伦比亚、墨西哥、土耳其、南非、智利。

  下半年须重点关注新的风险的形成

  就像硬币的两面,全球金融市场在相对稳定的同时,也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因此,下半年应重点关注新风险的形成。

  从正面因素看,《报告》认为,全球货币和金融环境总体维持宽松,美国、欧洲和新兴市场经济活动增强,通缩风险降低,有利于金融市场稳定。全球股票市场相关性下降的状态可能继续,这有助于降低资本市场的羊群效应和系统性风险。美国企业现金余额处于历史高位,并且收入和利润有加速上升的趋势,这会减缓公司杠杆率上升,改善还款能力和信用质量。由于全球银行业杠杆率较低、资本较充足,严重惜贷和危机发生的可能性不大。美国银行业系统性风险指标改善。欧洲银行业也取得进展,股价提升。未来随着经济加速增长,长期利率上升,主要市场银行业的收入及其稳定性有可能进一步改善。

  从负面因素看,《报告》称,最大风险仍然是政策不确定性。特别是美国等主要经济体若出现政策和市场预期明显背离的状态,则可能引发市场动荡,风险溢价和波动性可能大幅上升。

  美国等发达市场股市市盈率不断攀升意味着投资者风险意识弱化,应对未来市场波动的准备不足。在公司债券融资回报较低的状态下,未来利率上升会使公司的偿债能力进一步恶化。其中,美国企业债务负担会相应上升,可能成为美国系统性风险的来源。这类企业一半集中在能源、房地产和公共事业等行业。欧洲银行体系结构性问题和公共债务过高的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在这种状态下,政局不稳定也可能再次影响金融稳定。

  此外,随着美联储持续升息,长期利率增长滞后,银行盈利压力会进一步上升。但美联储在2017年底或2018年初开始缩表后,则可能推升中长期利率,缓解这一压力。

  值得提醒的是,在新兴市场,贸易条件恶化对那些贸易联系密切的国家会构成更大威胁,加剧企业脆弱性,并可能使问题最严重企业的在险债务上升1300亿达到2300亿美元(IMF,2017年4月)。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等趋势可能降低全球贸易增长,阻碍资本跨境流动,影响新兴市场资本净流入。而美元升值及利率上升则会进一步削弱美国以外特别是新兴市场美元债务人的偿债能力。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济宁白癜风的治疗